喷洒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洒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博专家再抛功甫帖伪作论业内专家没读懂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55:47 阅读: 来源:喷洒车厂家

2014年3月26日,在苏轼《功甫帖》展出前夕,上海博物馆钟银兰、凌利中两位专家再次抛出“伪作论”,引发业内热议。

从上博专家的公开质疑,到刘益谦的愤懑回应、苏富比的安之若素,再到业内人士的各抒己见、民众的雾里看花,《功甫帖》真伪之争成了名副其实的“拉锯战”。

莫名其妙的“火药味”

《功甫帖》虽只九字,但从文物价值而言,却诚属珍品。不过若没有这场真伪之争,几人会如此关切这封九百多年前的信札,谁又会知郭功甫是何许人也?如果争议能够引发国人对高古艺术品的关注和研究,也可谓“雅事”一件。

但是,这场争议的“火药味”渐浓,不禁让人猜想背后究竟有何玄机?有业内人士推测其中可能存在恩怨,甚至有声音表示,这不只是学术与市场的角力,其中还涉及话语权的争夺,归根结底是公立博物馆与民营博物馆的博弈。

在中国经济网记者看来,虽然龙美术馆的馆藏作品不乏精品,但不管是藏品规模,还是学术地位,都与上海博物馆等公立博物馆存在明显差距,在财政和政策支持方面更是短板。近期公布的《民办博物馆规范化建设评估报告》指出,截至2012年底,全国经文物部门备案的博物馆有3866家,其中民办博物馆647家,约占17%。参评的418家博物馆合格者不过一成多,民办博物馆的发展可谓举步维艰。虽然各种“阴谋”论调不时浮现,甚至将双方置于“水火不容”的对立面,但还是希望争议保持在学术讨论范畴。

新论据站的住脚吗?

虽然有业内人士力挺上博专家“打假”,但选择这样的时间点,这样的质疑方式,使得上博专家遭到前所未有的“口诛笔伐”,有业内人士直言,此举与学术无关,就是来“踢场子”的。著名古代书画收藏家、鉴赏家朱绍良一直坚持《功甫帖》是真迹,多次撰文表达自己的学术立场。他在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双钩廓填”是一个荒唐的论据,这次提出的翁方纲手稿论据更荒唐,因为手稿里提到的标准印章都是对的上的,上博专家根本就没读懂。

对于上博专家的质疑,藏家陆忠反应强烈,发文十问上博专家,他表示上博专家所谓的辨伪新证是用主观推理充当客观证据,再次犯下低级错误。保利拍卖公司副总经理、古代书画专家李雪松也表达了类似见解,他对上博两位专家的论据进行了逐一反驳,认为梁清标、项子京五枚藏印不存在于《功甫帖》之上才是合理的,并对五枚藏印的去向做出了大胆推测:梁清标的两枚藏印因钤于本幅裱边,重新装裱时可能被弃去不用;项子京三枚藏印,其实就是拍卖本“功甫帖”上左的翁方纲八百字长跋的那一页旧纸上的三枚项氏鉴藏印。

在中国经济网记者向李雪松求证时,他表示自己只是在微信上谈了一点学术见解,并不想介入此事,更没想到被一些媒体转载成了正式的文章,实在有些无奈。

还能折腾多久?

不可否认,这场真伪之争很难有确切的定论,可能成为无解“残局”,公众对此甚至有些厌倦了,关注热情也终将消耗殆尽,很多业内人士对此避而不谈,更不愿搅入这场无休止的争议之中。

经过与上博专家的多次“过招”之后,刘益谦也“淡定”了许多。也许是忙于新馆的开幕,也可能是疲于应对,只是表示“他们这是存心恶心我,等他们把文章发完后,我再做回复。”至此,上博专家的后续文章一直没有发表,业内期望的苏富比回应也迟迟不见动静。

近期,明成化斗彩鸡缸杯被刘益谦以2.8亿元大手笔将收入囊中,一下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相比之下,《功甫帖》的关注度骤然下跌。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公众更为关注的并不是学术,而是价格,不是真伪,而是争议背后的故事,归根结底是猎奇心理作祟。参与其中的人也是动机不一,除了学术讨论,也不乏跟风炒作,更多的人还是看热闹,倘若《功甫帖》不是逾5千万元成交,还会有如此持续的关注吗?从这一角度而言,如果当事方偃旗息鼓,不再出现轰动性的论点,随着春拍的开始,《功甫帖》可能将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篮球打气筒批发

蒸馏水机批发

主轴油冷机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