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洒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洒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千年古镇乌镇借互联网获新生正为中国小镇实验提供样本

发布时间:2020-02-13 16:25:50 阅读: 来源:喷洒车厂家

12月14日,乌镇入夜,娴静秀丽。16日,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在此拉开帷幕。

视觉中国 图

12月份中旬,江南进入初冬,旅游淡季,乌镇恢复静谧,乌篷船摇橹、小桥、潋滟的碧波,以及两岸依水而立的白墙黛瓦、曲折婉转的小巷、湿漉漉的青石板,这一切完全符合游客们对江南小镇的古老印象。

像中国很多旅游景点一样,乌镇呈现出了两张面孔——一个行政定义上的乌镇,它所有一切与中国任何城镇几乎没有差别;另一个是作为中国知名旅游目的地的乌镇,风景如画,被管理者倾力打造成水墨江南的样本。

近日航拍的江南水乡乌镇全景。

东方IC 图

作为京杭大运河历史上一座曾历经繁华的沿岸市镇,乌镇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拥有中国最早的镇志编撰者沈平、著名的理学家张杨园、藏书家鲍廷博和晚清翰林严辰、夏同善。据统计,乌镇自宋至清千年时间里出了贡生160人、举人161人、进士及第64人,另有荫功袭封者136人。中国近现代更是有政治活动家沈泽民、银行家卢学溥、民国报知名报人严独鹤、农学家沈骊英、著名作家孔另,及被誉为“文学巨匠”的茅盾(原名沈雁冰),包括前些年从美国归来、风靡两岸三地的画家、诗人木心……他们都成为乌镇重要的文化使者。

“这就是乌镇最大的资本。”乌镇镇人民政府副镇长陈东旭对澎湃新闻(http://www.ctoutiao.com/)记者说。

这也是中国政府精心挑选乌镇作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的缘由之一,它为这座千年古镇注入了更多的想象力。

12月14日,浙江乌镇,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会场已经布置完毕。

2015年12月16日,“乌镇峰会”吸引全球1200位来自政府、国际组织、企业、科技社群和民间团体的领军人物,让这座古镇再次成为舆论中心,也让乌镇成为了“世界的乌镇”。

现代科技与传统文化的碰撞产生了化学效应,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入驻,让乌镇急剧成长,当地的经济与产业生态,包括居民生活都在不同程度上发生着巨变。

从桐乡高铁车站前往乌镇的路上,道路两旁的风景已经在说明乌镇正在经历的改变,工业区、街区和商铺已显现出都市色彩,迥异于一般意义上的城镇,无论是政府、企业和学校的标语上都展现了对“互联网”的热情。

浙江嘉兴下辖的县级桐乡市曾以生产羊绒衫和丝绵出名,它现在的战略目标已经完全改变,在当地政府官员递交的名片上,都明确地印着“互联网强市”。

去年,桐乡市长盛勇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把乌镇打造成互联网产业高地。此后一年多,当地政府积极引进了多个互联网项目。

2015年8月29日,浙江省已批复同意设立乌镇互联网经济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乌镇由此正式成为“互联网小镇”试验田,全国互联网大佬纷纷到此考察。

“我们几乎每天都有项目在谈。”陈东旭说。

在乌镇互联网医院里,未来医学模式构想:从家庭病房开始的慢病健康物联网服务,在未来家庭数字病房中演示。

不少互联网项目已经落地。前段时间,乌镇刚成立了一家“互联网医院”,开始了“互联网+医疗服务”的改革实验。

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入驻,不仅改变了乌镇,也正在改变其周边的市镇面貌和业态。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乌镇会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风向标”,以及为中国新型城镇化提供样本。

“按此速度发展下去,未来极有可能形成一个‘大乌镇’经济和消费圈。”乌镇镇人民政府经济发展服务中心主任陆晓荣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作为主管工业的副镇长,陈东旭认为,以后的乌镇不再只是依傍传统旅游的景区,而是一个充满实验意义的“互联网小镇”。

被旅游改变的生活

乌镇一家民宿的客厅墙面上挂着不少房东与各路名人的合影。乌镇景区那些互联网大佬在去年峰会时光顾过的小店受到游客关注。

过去十年,提到乌镇,首先想到的并不是互联网,而是旅游经济。据统计,2014年乌镇景区共接待游客692.35万人次,实现门票收入4.78亿元,有效带动了乌镇经济。“乌镇模式”已经成为古镇旅游的样本。

很显然,乌镇正在快节奏地被一股强大力量所改变,对于旅游业者徐惠琴来说,这一切变化或许“太快”。

她目前在乌镇南栅经营着一家民宿,她认为那是乌镇少数还保留“慢生活”腔调的地方。

到了乌镇,外地游客通常纷纷涌向西栅和东栅,但南栅作为尚未开垦的处女地,还保留着当地居民原汁原味的生活形态。估计没多久,乌镇的旅游大景区将会延伸到这里。

南栅的小巷很窄,两侧店铺林立,“文革”时期的文化印记尚在,仰头一望,到处是红色的标语漆在墙上,它们和斑驳的白墙黑瓦一起倒映在河里,从视觉上直接展现出岁月的痕迹。街道两旁那些微开半扇的厚重门板背后,荒草丛生的幽深老宅,残墙、砖雕、陶罐、雕花木窗恍如往昔,时光犹如静止,似乎处处都隐匿着古镇的旧时光。

在南栅,留守祖居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当年,乌镇经济落后,年轻人认为老房子过于残破,均离开了家乡到嘉兴、杭州和上海等大城市发展。

留守的老人留恋故土,他们更喜欢留在南栅,搓搓麻将、晒晒太阳、聊聊天。可能正是如此,才让南栅留住了古老的味道。

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的徐惠琴是从南栅走出去的年轻人之一。她起初在桐乡市一家保险公司上班,并在桐乡买房置业。可是前几年,母亲一直有事没事给她打电话,希望和她聊聊天。作为女儿,她深知这是老人的孤独,可她不知道怎么办。

两年前,为了孝敬母亲,她和丈夫决定将母亲在南栅的老房子简单装修一下,没想到装修公司建议她将老房子改装成客栈,不但能保护老房子,还能充分发挥老房子的商业价值。

由此,徐惠琴成为南栅价值的“发现者”,她最初并不知道如何招揽客人,只能到汽车站举牌、发名片,最后她将自己的客栈房间放到了旅游预订网站。由于他们服务周到和热情,很快在网上打响了名声,生意日益红火,客人好评如潮,不少文艺青年住过以后在网上写文章,吸引了更多人前来。

生意的红火坚定夫妻二人的信心,徐惠琴搬回了南栅和母亲一起住,在单位上班的丈夫也干脆辞掉工作,专心经营民宿,每天负责开车接送客人。

经过两年时间,徐惠琴发现开客栈让她收获了很多。“我妈现在身体多好,精神又好,她比以前脸上饱满多了,以前一个人在家里时,特别夏天,早晨烧一锅粥吃到晚上,我们现在回来了,她每餐都会烧好菜给我们吃。”她说。

徐惠琴夫妇的客栈也为邻居带去生意,隔壁的张叔叔做得一手好菜,他一个人生活,喜欢自由,不爱上班,不用手机。张叔叔原本喜欢在家里做做包子、小点心,附近的餐厅和酒店都喜欢找他做,每个月收入不错。徐惠琴夫妇开了客栈后,她也经常将客人介绍到他那里,但凡吃过的客人,都交口称赞,现在很多客人还没有到乌镇,就开始预约了。

虽然客栈的生意很好,但徐惠琴并不打算将民宿规模扩大。她认为,规模化了就不叫民宿了。现在每天从早忙到晚的丈夫已经叫苦连天了,特别到夏天,早晨5点钟起来了,做早餐,然后还要街上去买包子、油条,晚上客人多晚回来都要等待。

“乌镇戏剧节的时候,很多客人看戏看到很晚,还要玩到凌晨才回来,那也没办法。”徐惠琴说。

话剧导演赖声川曾将乌镇西栅称为“楚门的世界”,那是一部美国电影:楚门从小生活在一个小城里,直到他结婚、生子后才发现,身边所有的人,包括妻子都是演员,整个城市就是为他建构出来的。

在乌镇西栅老街上搞经营的老张,现在口头禅言必称“公司”。他一直住在乌镇上,曾经的街坊邻居现在都变成了“在公司上班”,有人扮演渔夫,有人摇橹渡船,也有人在街上商铺卖东西,无论干什么,都是在为“公司”服务。年轻人大多在乌镇外上班,只是偶尔回来吃饭。

这两年随着乌镇的旅游经济的红火,让从乌镇走出去的年轻人开始“回流”。

“我这样也算是回流,在桐乡上班,回来开了客栈,家就搬回来了,乌镇这边企业不多,就一些服装加工企业。所以,年轻人回流只能干民宿、餐饮、土特产,反正跟旅游相关的行业。”徐惠琴说。

她认为,随着乌镇崛起,很多年轻人会意识到返回家乡创业,既能照顾父母,又能发挥特长。目前搞民宿是最好的回流方式,如果搞民宿,或许还能将荒废的老宅利用起来。

桐乡市人才市场管理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桐乡每年都有大量高校毕业生回乡就业,近几年“回流”现象更加明显。

小镇热烈拥抱互联网

乌镇的“普众创客空间”里,经常有“创客”们的交流活动。

浙江省批复同意设立乌镇互联网经济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后,便有人将乌镇称为“互联网特区”,很多互联网项目随之而至。

根据近两年桐乡市人才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互联网岗位正在成为“大热门”。

前不久,桐乡举办了中国创新创业大赛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行业总决赛,获胜者得到了让当地年轻人眼红的“福利”——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与业界大佬交谈。

很显然,不少互联网项目正在乌镇“落地生根”,为此也激发了传统产业与互联网的“亲密接触”。

这种“亲密接触”来自现实案例,离乌镇不远的另外一个镇——濮院镇最出名的是羊毛衫批发,当地已经充分利用互联网平台整合羊毛衫产业。

嘉兴格特兰制衣有限公司总经理姚云飞作为“创二代”,他现在最大计划就是用互联网手段,对家族的服装企业进行改造。此前,公司一直从事外贸业务,业务不错,可随后外贸形势不乐观,他想为企业寻找新的机会。

几年前,他用一辆奔驰车从别人手上换回了“乌镇”商标,他当时判断随着乌镇旅游的发展,商标肯定值钱,果然不出所料,互联网大会的召开进一步推高了乌镇的知名度。此前曾有人用高价购买商标,被他拒绝了。

可如何让商标发挥更大的价值?2014年,乌镇当地政府组织了一批当地企业到北京中关村考察,拜访了很多互联网企业,作为参与者,此行给了姚云飞很大启发。他意识到自己“落后了”,也更明确了自己未来的努力方向。

他准备将“乌镇”商标用在服装类和非贵重金属厨房用具上,如盆、杯、壶、玻璃艺术品。结合现有的产业优势,先把“乌镇”牌服装做起来。

目前,他在西栅景区内开了一家旗舰店,试水“乌镇”牌旗袍。

既然用了“乌镇”商标,就一定要做精品,可目前摆在他眼前的最大困境是“没有人才”,为此他经常跑上海、杭州寻找志同道合的设计师。

他坦承,乌镇戏剧节给他“上了一课”,他看到很多戏剧爱好者买飞机票、住豪华酒店,花了几千元到乌镇,只是为了看一场戏剧。他的一些外国客户听说乌镇有戏剧节,高兴得不得了,这让他意识到了互联网传播与“文化的力量”。

这也坚定了他想用互联网手段改造传统产业的决心。他现在已经准备全力进军电商市场,不但注册了网站域名,还创建了微信平台,甚至想发起一个以服装设计为主的文创基金。

他现在只要一有时间,就跑到乌镇上的“普众创客空间”去喝咖啡,见一些互联网的年轻创业者。这是一个由乌镇当地政府和北京几家机构共同打造的平台。

陈东旭认为,思维的改变至关重要,乌镇传统企业急切需要借助互联网手段和思维去实现产业的升级。作为乌镇服务业的旅游,也需要互联网的技术手段,现在国家都提倡大数据、智慧旅游,包括当地民众的生活,也需要互联网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和社会管理。

“如何改变思维方式,首先要构建一个交流平台。”陈东旭说,像姚云飞这样的实体经济经营者,肯定希望借助互联网的手段去提升转型,而不是“空对空”谈论互联网产业。

这些对许多当地制造业企业触动极大,他们自己说“不触网就死亡”,并积极寻找密切相关的互联网项目和平台;更多人对互联网跃跃欲试,另一项数据或许可以说明问题:在外读书的嘉兴籍大学生回家乡就业的比例逐步提高,今年已达60%左右,而早些年,这比例只有10%。

“此前很多人对创客空间的认知都是在大城市,没有人能想到在一座小镇会有创客空间。我们在搞创客空间以前已经有自己的判断,虽然目前乌镇还没有一线城市那么多人才和资本聚集,但仅从地理位置,乌镇在上海和杭州中间,机场、高速公路、高铁都很方便,我相信今后有更多人会到乌镇寻找机会。”普众创客空间总经理李在中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此前,他曾是北京一位资深的媒体人。

李在中说:“你无法想象,一个县级市正实现4G网络信号全覆盖,并率先探索建立5G技术商用试验网、部署基于IPv6的下一代互联网,这本身就说明了一切。”

工作签证外国

深圳工作签证批文

深圳工作签证咨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