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洒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洒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市环卫处清洁三公司清洁班长-【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7:53:52 阅读: 来源:喷洒车厂家

 记市环卫处清洁三公司清洁班长

凌晨3点半,当城市还处于一片沉寂时,朱艳君踏着路灯下斑驳的树影,迎着远处黑暗中的第一抹光亮出发了。不到凌晨4点,她已经拿起扫帚开始扫街了,路灯将她的身影忽而拉长,忽而缩短,很快,她所经之处的街道变得干净起来……

1994年,30岁的朱艳君来到市环卫处当了一名环卫工人。从此,她的自行车后就从未少过两样东西——扫帚与铁锨,18年来,她的青春和梦想便伴随着滴滴汗水倾洒在牡丹江的大街小巷。

“其实我也想多睡会儿”

北安街、海林街、西十一条路……朱艳君每天一扫帚一扫帚地重复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和工友们清扫的马路越来越宽,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干净。

凌晨4点到上午7点,上午7点半到下午1点、傍晚5点半到晚间9点,这是朱艳君的工作时间表。一天下来,工作时间长达12个小时。

“扫大街这个活可不容易,一扫就得连续几个小时,尘土飞扬,呛的嗓子直冒烟,就是天天戴着口罩也没用,一咳嗽痰都是黑的。”朱艳君说,别看一把扫帚只有二一斤重,可是要掌握好它也不容易,两手把扫帚的力度要均衡,侧身的角度和迈出的脚步要协调好,这样才能扫干净。这还是在天气好的时候,要是碰上了刮风下雨什么的,就更是苦不堪言了。

“她很辛苦,我们早上开门前她就已经在清扫了,等我们晚上关门的时候,她还在清扫。夏天天气很热也很少休息,有时就看她坐在角落里休息一下。”一位老板这样说。

“春扫花,夏扫沙,秋扫落叶冬扫雪。”这是环卫工人的四季歌,对我市环卫工人来说,秋天和冬天是最辛苦的。进入秋季落叶期,大道到处是树叶,遇到大雨,树叶便在地上铺上了一层“地毯”,朱艳君和工友们便整日在街上冒雨抢扫。冬天清雪时,凌晨2点,朱艳君和同事们就上岗了,由于清雪任务重,她们往往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连吃饭都在路边,实在太累了,就随便找个暖和的地方坐下眯一小会儿,醒过来又马上继续干。

环卫工作岗位特殊,越是双休日、节假日,工作越忙。记得在一次春节前的突击任务中,朱艳君的腰疼病又发作了,但面对繁重的工作,她咬了咬牙没吭声,坚持和工友们一起参加突击工作,经过连日的努力奋战,终于圆满的完成了节前突击任务。当朱艳君清点完工具,拖着疲惫的身体伴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回到家里时,已是大年三十的晚上八九点钟了。第二天,大年初一早上7点多钟,朱艳君又去上班了,但这是她最高兴的一天,因为一年里,只有这一天的上班路上有阳光作伴。

今年3月,由于北安街道班只剩下3名环卫工,朱艳君和几名工友们被紧急调过来支援,她更忙了。这种超负荷的运转,朱艳君很累,每天收工,浑身就像散架一样,躺下就再也不想起来。家人和朋友不理解,“你天天这样拼命,又不多拿一分钱,图个啥呢?”朱艳君总是淡淡一笑,“其实我也想多睡会儿,可这是我的工作,环卫工人要扛得住苦,也要耐得住苦。”

“这把扫帚是我全部的生活”

冷风夹杂着雨滴砸在朱艳君脸上,眼前一片模糊,气温已降到零下,白色的工帽紧紧箍在头上,湿透了衣服也紧紧贴在身上。扫了1个多小时,她们仍弯着腰挥动着手中的扫帚,脚步仍是那样轻盈。这是4月15日5点30分,朱艳君和工友们在北安街雨中作业时的情景。

“习惯了,挺一会儿就过去了,要是这个时候回家换衣服,就扫不完这条街了。”朱艳君说,虽然很苦,可扫过去回头一看,街上干干净净的,心里很敞亮。

然而当初,朱艳君的内心也曾挣扎过。“一开始,我也讨厌这个工作,挺大的姑娘,干这个脏活,还挣不几个钱。”朱艳君说,记得刚扫街时,她总是低着头默默地作业,担心熟人遇见,亲朋好友也不赞同,劝说:“干什么不好,偏去扫大街。”就连女儿当着老师和同学的面都不敢认这个扫大街的妈妈,接送时都不让她穿“黄马甲”。

不仅如此,她还总会遭人白眼。有一天大早,她推着清扫车在街上作业。没想到一居民嫌垃圾车太脏太臭,不愿靠近,远远地就把手中的垃圾往清扫车上甩,正好砸在她身上,腐烂的垃圾散落一身。她很生气,但仍好言好语让那人今后注意一点。不料,那人竟甩出一句:“你本来就是干这个的,还怕脏?”她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但即便这样,朱艳君还是默默地承受着,从没有跟谁红过眼、翻过脸,也没有和谁吵过架。她说,如果在清扫过程中跟人家吵架,人家就越不会理会你,更得不到别人的尊重了。

工作危险性大也是环卫工无法逃避的问题。一些人没有环保意识,随手将废纸废物扔到车道上,要清扫道路,就要冒着危险到马路中央去。2001年到2010年3月,朱艳君在西立交桥道班工作。她说,西十一条路上经常有大车过,那会儿,她和工友们就开始带白帽子,都不敢带遮眼帽,怕影响视线。即使这样,去马路中间拣废纸时,有好多次汽车贴着衣服就开过去了,自己吓得够呛,回家都不敢和家里人说,就怕家里人不让她继续干了。

苦累、不解、危险,没有压倒这个瘦小的女人,反而让她把全部的心血倾注给了环卫事业。18年来,朱艳君只要是不生病,几乎天天都在岗位上,过着家、街路两点一线简单的生活。“这些年来,我没有逛过商场,没有去过公园,也没有到过江边,好不容易去了一次江滨公园,还是冬天公司组织大规模清雪会战。”朱艳君说,虽然苦了点,但她现在好像干上瘾了,离不开这了,这把扫帚就是她全部的生活。

“她是一个善良的人”

“她是一个善良的人,她像爱家人一样爱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她。”说起朱艳君,和她一起工作了15年的倪秀珍最有发言权。

几年来,倪秀珍有一件事始终难以忘怀。2007年,在西立交桥道班期间,班里有一位工友家里特别困难,家里不仅有俩个孩子要照顾,那一年,工友的爱人还得了脑出血,这让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朱艳君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得知工友要给丈夫买药没钱时,她主动拿出1000元钱送给了工友。而那时,朱艳君每月的工资仅为360元钱。一下子拿出3个月的工资,领导、工友们都惊呆了。“2009年,我们那个工友辞职不干了,可工友的丈夫得了脑出血后失去劳动能力,没有了经济来源,朱艳君就领着我们经常去看他,给他买吃买喝,一直到去年工友的丈夫去世。”提起这件事,倪秀珍至今仍打心眼里佩服朱艳君。

就是在平时,只要工友们有困难,朱艳君也毫不犹豫地帮忙。今年1月份下大雪的时候,工友宋淑珍在清雪时不小心把身上带的钱包和手机都丢了,虽然钱不多,可那是她的午饭钱,宋淑珍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朱艳君看到了,主动上前安慰宋淑珍,让她放宽心、别着急。到中午吃饭时,朱艳君把自己的午饭钱给了宋淑珍,让她吃了一顿热乎乎的午饭。第二天,朱艳君又从家里拿来一部旧手机借给了宋淑珍。

其时朱艳君家里也并不富裕。作为临时工的她,每个月白班、晚班连轴转,工资加在一起也只有1100多元钱。丈夫在外打工,家里还有个上大学的女儿,日子过的一直挺清苦。不仅如此,在前些年,她不仅要照顾自己的家庭,还要照顾老人,照顾早逝的哥哥、嫂子留下的3个孩子。

虽说日子过的紧了点,可朱艳君觉得很踏实。令她感到遗憾的是,这些年自己愧对家人,她说:“我是个不称职的妻子、妈妈,每天早出晚归,根本管不了家,逢年过节更是这样,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弥补。”她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这样长年累月地在外面忙碌的她,家里的活只好由丈夫独揽,家成了她临时的避风巷,提供饭吃,提供晚上休息。让她欣慰的是,如今家人都特别理解和支持她的工作。

“轻轻从睡梦中醒来,点上时传祥传承的油灯。大街小巷的马路上,流动着闪光的身影。手握清道的扫帚,扫掉脚下的灰尘。她的使命非常简单,就是让城市天天清新……”这是朱艳君的生活写照,也是我市1000多名环卫清扫保洁员的真实写照。“舍小家,顾大家”,他们在最不起眼的工作岗位上默默无闻地挥舞着手中的工具,没有豪言壮语,不计个人得失,用辛勤和汗水书写了城市的整洁和美丽……

(责任编辑:臧淼)

新采购楸树种子

NC

风管